湘水之珠 经济 新加坡和马来西亚为何剑拔弩张呢?是何原因呢?

新加坡和马来西亚为何剑拔弩张呢?是何原因呢?

有些言论认为,马来西亚“容不下”新加坡,是因为马来人排华,这个的确有一定道理。

上世纪南洋排华浪潮此起彼伏,我曾教过来自棉兰老岛的印尼华裔学生(印尼棉兰岛,没错,不是菲律宾那个),他们确实受排挤,甚至会面临人身威胁,不过最近十年明显好多了;新加坡华裔为主也是事实,但大多都是“黄皮白心”的“香蕉人”,以西洋人为大,谈同中国的感情就太扯了。

(下图,新加坡“嵌套”在马来西亚东南方向)

新加坡在1963年退出马来西亚,表面上看,是种族与宗教的不相容,实际上还是利益问题。国家、地区间的合作与纷争,说白了就是利益的交换和争夺。

首先看,新加坡无可取代的地理优势——黄金水道,马六甲海峡。

几个世纪以来,除了咱们下西洋的大明帝国“郑公公”过境数次都没有惦记上以外,葡萄牙人、荷兰人、英国人路过基本就“不想走了”,在这里进行了数百年的争夺。最终,1824年新加坡与马来半岛一同,成为英国殖民地。随着蒸汽船的广泛使用以及苏伊士运河的开通,新加坡成为航行于欧亚之间,长途航行船只的重要停泊、补给港口,开始不断走向繁荣。

二战时期,新加坡被日本占领,日本投降以后,新加坡又重新被英国接手,直到1959年取得完全自治权。经过大选,李光耀出任新加坡首任总理。

1961年,马来亚政府提出:把新加坡、马来亚、文莱、砂拉越和北婆罗洲联合起来组成马来西亚的设想,口号很响亮——“建成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

于是,新加坡真信了,通过全民公投以71%的赞成票加入了新的马来西亚,1963年,正式成为了马来西亚的一个州。

结果进入以后才发现,真实情况非“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而是妥妥的‘’马来人的马来西亚‘’——凡事马来人有优先权,其次是印度人等其他族裔,新加坡人成了被歧视、限制的群体,而马来的华人则成了军政界的“等外品”。

其次,马拉西亚人主要是穆斯林,主流社会清一色的伊斯兰教信徒,这也与新加坡格格不入。

下图,包着“纱笼”的马来穆斯林女子,真心说,中东地区的女子五官立体,包裹着头巾还有几分姿色;马来人大饼子脸,配着扁平的五官,圆滚滚的躯干,短小的四肢,这么包裹起来,真是….

这种情况下,占有经济优势的新加坡和马来本土华人开始联合,争取平等权力。

这可急坏了时任马来首相东姑阿都拉曼(非常有马来特色的名字),唯恐华人一旦争取到了平等权力,就会通过经济来主导马来西亚的军政界,占人口绝大多数的马来人就又过回了殖民时代的”弱势群体“。因此,最直接有效的办法就是赶紧让以华人为主体的新加坡独立出去,这样才能保持马来人对国家的绝对掌控。

于是,以巫统为首的执政联盟在国会紧急通过修改宪法,以126票赞成、0票反对的结果,将新加坡驱逐出马来西亚。对,人家马来官方用的就是“驱逐”(expel)这个词。

的确,1965年,新加坡独立建国,实际上是被迫的,也没啥好庆祝的。据说为此新加坡领导人李光耀为此还大哭一场(传闻,哭没哭咱们也不知道)。因为新加坡一旦独立,没有马来西亚联邦这个大集体的保护,还处于马六甲海峡咽喉位置,很多国家对其都有觊觎之心,外部环境十分凶险。比如,海峡对面的印尼就一直虎视眈眈。为了“生存”求保护,新加坡赶紧抱了美国的大粗腿,认了个干爸爸,主动邀请美国军舰来驻扎,建军事基地。自愿充当美国在东南亚遏制苏联势力扩张的桥头堡和反华的“急先锋”。

的确,1990年才与我国建交的新加坡,半个多世纪来,一直充当东盟国家反华的领军人物。远的不提,就看最近几年,南海仲裁闹剧中,新加坡与日本一道成了为数不多的几个力挺菲律宾的国家之一。还有,为了和中国竞争瓜达尔港的经营权,还去印度挑拨离间,真是哪天不在国际上给中国拆台,搞事情已经算表现不错了。

美国也非常领情,一直把新加坡看成南洋的铁杆盟友。举个例子,李光耀、李显龙父子二人的传承和人民行动党一党独大的政治格局,按照美国的“民主”标准,李氏家族就是一个地地道道的“独裁”政权,不过换了种形式叫做“开明专制”。然而,天天叫唤着要推翻“独裁、专制”的美国,一个“不”字也没提过。

(文明国家新加坡——爷俩儿之间的国家政权交接)

但是必须承认,李光耀的治国和外交能力的确有一套,李氏家族的确为新加坡的繁荣发展做了很大贡献。独立后的新加坡除了当马六甲海峡的”坐地户”以外,还通过与西方合作,各种努力折腾,成了世界四大国际金融中心,世界三大炼油中心和东南亚最大修造船基地。

再回到独立后的新加坡与马来西亚的关系上,这两个国家真是哪哪互相看着都不顺眼,各种撕逼大战时有发生,离得却又那么近,坐个公交,几十分钟就到了的距离。

两国官方矛盾主要集中在海域主权(白礁岛海域争端)、柔佛南部空域使用权、互相扯皮的新隆高铁项目和最重要的淡水资源供应问题。

比如,新加坡多次嗷嗷叫着说马来西亚侵犯了自己的水域,而且不断强调爆发冲突的可能性。

(下图这个陈振声是新加坡贸工部长)

再看最直接的淡水资源供应问题。新加坡淡水资源非常匮乏。而马来年人均可再生水资源是新加坡的100多倍。于是,就有了下面4个水龙头。本来两国已经谈好了进口水价格,这么着做了二十多年的年买卖。到了上世纪八十年代,马来政府突然在合同里找到了一句话——“准许签署国在25年后检讨或修改条款”,于是开始叫唤“要对新加坡的供水价格涨十倍”,不从就“威胁”给新加坡断水。

新加坡呢,一副“呵呵”的表情。如上图所示,除了进口水这个水龙头,还有三个渠道,加之,新加坡也在快速发展其淡水收集方式,不差马来这点水,但是马来西亚呢,偏偏差新加坡那些买水的钱。结果,“断水”的要挟叫了100多回,啥都没影响。

以上这五大矛盾,集齐了“海陆空”三维领域,两国的“对抗性外交”必然是常态。不过,真“擦枪走火”的可能性,还是直接忽略吧。

不过,两国交往是“政府冷,民间热”。

毕竟离得那么近,马来人出于“对美好生活的向往”都喜欢就近去新加坡发展;而新加坡也长期受着马来文化的影响,军警的训练口令用的都是马来语;马来的物价远低于新加坡,因此,新加坡人也喜欢开车到马来西亚超市去“买买买”。

提及新加坡,曾经一段时期,特别流行中国“后备干部”送去新加坡接受“培训”,现在,这些在新加坡“开过眼”的领导们几乎都在各部门的重要岗位上。

大的没接触,小的举个例子。我所在学校的一位副院长,毕生几乎没教过一门完整的课程,多年前曾被组织送去新加坡,拿了个所谓“南洋理工大学”的硕士文凭,又用科研处的公款出了几本“专著”,一个妥妥的教授就这么诞生了。除了学校公派下南洋的,还有送去下西洋开眼的(主要是短期的德国、美国见世面,这个没给洋文凭)、一些下东洋(韩国)读博士的,逢人就特别爱讲人家外国这么着,那么着的了,回国以后“说南洋/东洋/西洋”的时间,可比在那儿待的时间长多了。这就是所谓软实力,呵呵…..

本人文章一律原创,拒绝他人抄袭、任意转载,如遇到类似“白鹿野史”这种全部照抄者,一定投诉到底!

聚焦东南亚新马之争

新加坡和马来西亚之间作为一衣带水的邻国,近年来却大小摩擦不断,甚至一度接近军事对抗的临界点。这里面既有两国历史恩怨遗留的前因,更有现实利益争夺的后果。

共造大国梦,奈何两不知;纷争时时扰,国分交情散

二战之后,曾经的英法西等殖民帝国都元气大伤,他们分布在世界各地的殖民地纷纷宣布独立,新加坡和马来西亚也在此列。1961年5月,马来亚开国领袖东姑阿都拉曼提出了想把马来亚、新加坡、文莱、砂捞越和北婆罗洲联合起来组成大马来西亚的方案。对此,时任新加坡总理李光耀决定举行全民投票,最后71%的人投了赞成票。于是在1963年9月,新加坡脱离了英国的统治正式加入马来西亚。

新加坡国父李光耀一生缩影

在新马合并后,新加坡和大大马府对治国方针有着极为不同的看法。李光耀为首的新加坡政府愿意加入大马,主要原因是想利用大马的水电资源,依靠国家庞大的市场发展经济,然而合并之后,中央政府惧怕市场开放后,国家的经济中心将从吉隆坡转移到新加坡,所以迟迟不肯对新加坡开放本地市场,还要求新加坡缴纳高昂的税收和财政收入,为此双方矛盾不断。

其次,李光耀提倡‘’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而东姑阿杜拉曼提倡的是‘’马来人的马来西亚‘’,在马来西亚,马来人是一等人,其他如华人、印度人都是二等人,马来人在经济和社会福利上享有特殊优待和权利,而这种种族歧视是李光耀所不能接受的,而大马政府也对李光耀挑战马来人特权极其不满。

华人与马来人在宗教、文化、语言、文字、风俗、饮食等多方面都大不相同

1964年9月,由于印尼特务的挑拨离间,新加坡发生了严重的种族暴乱。“马来人至上”引发的矛盾也再次爆发出来,非马来人的政党都公开表示反对“种族主义”的信条。时任首相东姑阿都拉曼担心华人会主宰马来西亚的政治及经济环境,他认为,解决两个族群冲突的最好办法就是将以华人为主体的新加坡独立出去,以保证马来族的统治。于是,以巫统为首的执政联盟在国会紧急通过修改宪法,以126票赞成、0票反对将新加坡驱逐出马来西亚。

1965年8月7日,李光耀在马来西亚分离协议签署仪式上落泪

1965年,新加坡在万般无奈之下再次宣布独立,建立了新加坡共和国。作为一个弹丸之地,新加坡连水电供应都无法自给自足,更不用说解决200万人民的衣食住行了。而更严重的是脱离大马后,大马政府逐步限制了对新加坡的能源和粮食供应,要资源没资源,要财力没财力,可以说,当时的新加坡举国上下都面临生死关头,全世界都对这个小国能否延续下去表示疑问。而这也是新马双方的历史恩怨之一。

1965年新加坡独立后加入了英联邦,图为李光耀觐见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

困境中的新加坡,在伟大领导人李光耀的带领下,靠着勤奋的打拼和卓越的外交,新加坡人民的集体危机感也成为创造经济奇迹的原动力,最终,新加坡还是找到了出路!一方面以互利共赢的政策吸引外资,另一方面,政府设立的经济发展局致力于实行国家经济发展方针,重视制造业,裕廊工业区正式成立,并在加冷、大巴窑等地建立轻工业基地。最重要的是,利用自身地理优势,扼守马六甲海峡,建立起优质的港口,赚取了巨大的财富。

亚洲四小龙是战后世界经济腾飞的代表

新加坡凭此,国家得到了飞速发展,造就了让全世界瞩目的经济逆袭,人均GDP十倍于马来西亚,成为东南亚最富裕的国家。与此同时,人民的生活水平也得到大幅度提高,住房、教育、交通等问题都得到解决。新加坡也是亚洲继日本之后的第二个发达国家。

对于新加坡巨大的发展成就,大马政府始终耿耿于怀,虽然新加坡后来两次提出重新加入马来西亚,要求只有一点:‘’取消马来人特权,实现种族平等‘’,然而两次申请都被大马政府断然拒绝。

没能回归马来西亚,是李光耀终身的遗憾。

2015年3月23日,李光耀逝世,代表着新加坡一个时代的结束。图为李光耀葬礼日,数万新加坡民众冒雨送行

天然好地理,星岛占先机;大马谋突破,竞争不可免

刨去两国的历史恩怨,我们再从地理上分析一下。新加坡由于优越的地理位置,多年来一直是重要的国际贸易港,是东亚、东南亚地区最重要的货物集散地,马来西亚也曾长期通过新加坡进出口货物,占马来西亚全国进出口贸易额的比例一度达到90%,为了摆脱对新加坡的依赖,大马政府积极进行自身的港口建设,如今已成为国际大港的巴生港便是其一,但面对新加坡港的竞争,大马始终处于下风,直到皇京港的出现!

皇京港响应中国一带一路倡议,并由中国助建海港

皇京港预计在2025年全部完工,届时中国的海运船只将首先入驻,预计马六甲海峡60%的货物将从新加坡转移到皇京港,这将对新加坡的港口经济造成巨大损失

岛礁存争议,大国争望眼;领海起纷争,全靠比气势

新加坡和马来西亚之间存在领土问题,两国为了解决争端,也曾做过相应努力,比如把领土矛盾提交海牙国际法院进行裁决,然而在国际角力达成的结果下,三座岛礁“白礁、中岩礁和南礁”,其中白礁被判给了新加坡,中岩礁则给了马来西亚,但南礁则给出了一个模棱两可的说法“南礁坐落在哪国领海里面就属于哪国”。如此模糊不清和草率的判决,自然导致新马两国积怨更深。

2017年,美国海军“约翰·S·麦凯恩”号导弹驱逐舰在白礁附近海域与一艘商船相撞,受损严重,10名舰员失踪。随后参与搜救的新加坡、马来西亚都表示,相撞事件发生在本国领海,这次事件将两国的领土争议彻底推到了台面上。

我们可以看到,2018年,马来西亚就两国空域和海洋争端问题对新加坡发出抗议书,宣布将会逐步收回柔佛南部空域的管理权,以及相关岛礁所有权。这一下就点燃了新加坡的怒火,所以就有了新加坡国防部发布总动员令,并举行盛大实弹军事演习。

作为回应,马来西亚政府则多次派遣船只进入新加坡海域,数艘海面舰艇开至柔佛海域,同时再次提出,要把马来西亚供应给新加坡的淡水价格提升十倍。

看到双方如此剑拔弩张,真的会打起来吗?

我看不会!

首先,新加坡国土面积狭小,没有战略纵深,马来西亚现有的导弹和火箭筒可以对新加坡进行全面覆盖,一旦发生战争将对新加坡造成致命性打击,即使新加坡有着强于马来西亚的军事实力,但仍不会轻启战端,更多的还是震慑。

李显龙面对父亲李光耀当年的老对手马哈蒂尔,不知是否会青出于蓝?

其次,尽管新加坡经济总量超过马来西亚,但是领土面积仅有719平方公里,面对拥有33万平方公里领土、3100万人口的马来西亚,很难取得长期优势。何况新加坡粮食、淡水、能源都不能自给,大量依赖马来西亚和印尼进口,一旦资源供应被封锁,很容易被马来西亚拖垮。

再次,同为东盟成员国,东盟自然不愿意看到两国发生军事冲突。如果两国有发生军事冲突的迹象,东盟各国必然出面调停。

最后,还是我常说的那句话,当今世界,任何国际事务都离不开美国。新加坡和马来西亚都属于美国的准盟友国家,同时马六甲海峡也是世界最重要的贸易通道之一,包括美国及其盟友在内的世界贸易大国每时每刻都有无数货物通过这里集散,而新马两国争端焦点跟美国的根本利益完全搭不上边,美国不论出于什么目的,都不会轻易让这里发生战争。

我是方不二,喜欢国际政治、地理、历史资讯的朋友可以持续关注我的动态,同时欢迎大家在评论区发表不同看法,感谢您的支持和鼓励!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湘水之珠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szz.net/jj/27266.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