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水之珠 国企 谈谈要如何深化我国经济体制改?

谈谈要如何深化我国经济体制改?

  中国经济结构分析与中小企业的战略突围 韦华伟 最近关于中国中小企业生存越来越难的文章比比皆是,中小企业借贷难、融资难、生产难、发展难,全球性金融危机对中国经济的影响非常深远。但金融危机是外因,还不是最大的问题,中国经济结构失衡这个内因才是问题的根源。
   中国经济结构有几个特点: 一、 国进民退很厉害,也很可怕。 作为政府部门,一直否认国进民退,而且中小企业的贷款并不存在限制或者惜贷,中小企业也没有出现大面积的关门倒闭局面。但事实情况是,民营经济在政府为主导的经济结构中,根本没有话语权。
  中小企业在目前的经济格局中,没有受到足够的重视,处于非常弱势的地位,加上通货膨胀的影响,成本大幅增加,中小企业的生存的确面临很大的困境。 举个例子,银行作为金融机构,当然不会考虑只放给国有企业,但它要考虑风险,贷给系统内的国有企业基本上没有大风险,而且,有政府背景的国有企业,很多项目都是用在“铁公基”上,这些项目大都有比较稳定的收益,比如高速公路在中国就是吸金的机器。
  所以,商业银行当然更愿意把款放给那些大项目、低风险项目上。08年之后中国房地产市场标王频现,中标企业背后多有国有企业的影响力。国企、政府、金融机构、形成了一个体制内的循环,大量中小企业依附于这个“体制内”,在夹缝中、在灰色地带中谋求生存。 由此可见,中小企业贷款难的问题就很明显了,因为目前中国的经济结构就是这样的,中小企业只有依附于那些国有企业才能生存下来。
  蒙牛曾经很牛,但体制外的蒙牛终究斗不过体制内的伊利,最终还是卖给了体制内的中粮。国进民退,在持续上演着好戏、大戏。当然,只要符合经济规律、能够创造效率的兼并重组,我们都是欢迎的,但关键的是,代表经济活力和就业大头的中小民营企业,如果得不到发展保障,就再也不会出现蒙牛、联想这样的企业了,这不也很可怕吗? 二、 官本位的管理体制很厉害,也很可怕。
   近期不管是高铁事故,中移动高管落马,还是层出不穷的艳照门,很多官员出来都是官腔十足,这折射出一个可怕的事实,那就是我们党执政的根本理念在基层执行的过程中,被越来越扭曲,越来越误读。不管是三个代表,还是科学发展观,一轮一轮的思想政治教育并没有发挥本质的作用,大多流于形式。
  我们的公务员,他们自己创造了一种政治经济生态结构,权力寻租无所不在、无所不能,以至于国家不断加大反腐败的力度,但根本无法遏制腐败的势头。现在的权力寻租,已经呈现出新的形式,表面上看起来,并不是直接的贪污腐败,但实际上却更为可怕。本拉登打击美国在战术上是成功的,但并没有达到战略意图,因为美国并没有因此闭关锁国、盲目排外,因此,美国的文化根基没有动摇,经济也没有受到重创,“自由与平等”始终是美国政治与经济的核心信仰。
  美国社会努力维持一种生而平等的文化与机制,保证机会的公平,包括教育、医疗、收入分配的公平性。但反观中国社会,虽然国家也一直在努力,各种文件出了不少,但教育、择业、分配的不公平直接导致了权力世袭,这是比资本世袭更可怕的一种社会形态。就连大部分看似风光的中产阶级也丧失了安全感,食品安全、交通安全、社会治安,让每一个普通的中国人都感受到了在大的文化背景下,谁都不能够独善其身。
  另外,虽然互联网的越来越发达,信息沟通越来越快捷,普通大众受教育层次的提高和对自身权利的重视,让中国社会对政府有更多的要求和期待,但显然很多地方政府的观念和作风并没有明显转变。 三、 地方割据的经济模式很厉害,也很可怕。 十二五规划是一场盛宴,但如果你细分析,中国各级地方政府,以省、地级市为代表,基本上规划都比较雷同,没有做到全国一盘棋、全省一盘棋,这主要源于各级政府GDP为王的考核方式,看经济增长数量而不是质量,简单的GDP排名让中国的很多市长只考虑短期,3-5年就足够了。
  所以,在国家提出房贷新政后我就提出,二三线城市的房价还要暴涨,房贷限购并不能解决中国房地产的根源问题,决策者只是天真的认为这样就可以抑制房价,让房价平稳上涨。但事与愿违,现在二三线城市的房价在快速上涨,于是我们的决策者又开始灭火,继续限购。这场“猫抓老鼠”的游戏显得多么的可笑,不敢对既得利益者、不敢对存量房下手、不承认财富分配方式的不合理,始终都是“按下葫芦起了瓢”,政府成了“灭火队”,但火却越来越多、越来越大。
  我们的决策者始终不愿意改变他们维护体制内利益的这种决策思维,最终的结果只能是让中国社会的二元结构继续加深,不管是经济方面还是社会方面,到了一定程度,中小企业破产、社会风气低下、社会治安恶化、群体事件增多,到了那个时候,又会出现两种极端,要么是我们的执政者拿出勇气和决心,大力进行自身改革,要么是不断灭火、瞒上欺下,继续维护自己的利益,但这样做的结果是最终走向毁灭。
   中小企业从来都是一个国家最具活力的组织,推动社会进步的不是资源型企业,而是大量提供创意、走在市场最前沿的中小企业,中小企业最先感知社会的变化、客户的需求,尤其是那些具有一定技术实力、具有广阔发展前景的企业,国家要发展,靠的就是创新,但这种应用型的创新必须是由中小企业打头阵。
  比如说微软,当年最具实力的是IBM,但蓝色巨人最后竟然输给了小公司微软,很简单,微软代表了新思维、新技术、新市场。 金融危机带给中国的是一次巨大的挑战,但同时也是一次机遇,中国经济必须转型,继续在原有思维与体制内打转转的后果是经济的崩盘,软着陆也好、硬着陆也罢,单纯靠依靠大干快上“铁工基”的发展模式必须改变,全民的收入分配模式必须改变,经济增长模式也必须改变。
  对于中小企业来说,必须要做到以下几点,才能真正地做到战略突围: 首先,认清趋势,大胆转型。 山西的很多煤老板被整合后,有的转变身份,继续经营,有的放手转行别的行业,有的放高利贷了。有什么不对吗?我认为没有。煤炭行业从长远来看,肯定是国有企业主导,过去那种散乱的经营时代过去了,如果认不清形势,非要继续做,那就必须在技术、管理、人才上面舍得投入,如果还是过去那种赚钱的思维,不但做不起来,还失去了投资其他行业的机会。
   现在不管是珠三角、还是长三角,加工出口型、贸易型企业的日子越来越差,没有核心技术,缺乏独立品牌,依靠低成本赚钱的企业肯定日子越来越难过。如果认不清形势,还想着过去那种赚钱的思路,是维持不下去的,很多工厂老板靠高利贷希望挺过去的想法是不可行的。
  我认为不论从国际经济形势、还是国内经济转型的大趋势来看,低端制造业会逐渐在中国被淘汰,以此为客户的地下钱庄、小额信贷,不管合法还是不合法,这种产业链条早晚要断,到那个时候,借贷与放贷的人会双输而不是双赢。 其次,提升管理、技术导向。 未来10年,中国会经历一个痛苦而漫长的经济转型期,这几年是项目立项与上马,后五年是定型与生产。
  总的来看,中国的经济在一二十年内仍然无法摆脱目前大的体制。也就是说,国有企业占据能源、交通、烟草、金融、高端装备等行业,低端制造业与出口加工型企业逐渐被淘汰,中国会逐渐涌现出一批有一定技术含量、品牌知名度和管理人才的企业。现在已经开始进行了整合,江浙一带的很多小企业破产,这本身就是中国产业升级的表现,也并非不是好事。
  慢性通胀必然伴随着中国经济的转型,只是我们的政府职能、人才储备、与政策力度是否会跟得上。 我们举个例子来说,过去很多老板赚钱都是靠关系,拿工程、拿地、拿资源,钱赚得快、容易,所以他们对技术和管理很不以为然,因为那是要投入的,舍不得,这种企业老板就不符合产业转型需要的。
  不提高技术含量,不花钱提升管理,不培养人才的老板是走不远的。我们看到,江浙一代的管理咨询项目这2年爆发式的增长,主要就是因为在产业转型中,管理问题可以集中体现,不少企业的老板还是愿意在管理上有所投入,虽然还不是很多。 最后,中小企业一定要有战略规划,要有新思维。
   很多小企业每天忙于应付日常事务,根本没有闲心去考虑公司长远发展。没有长远规划的小企业永远长不大,不知道经济转型、不懂管理、不重视人才培养的企业做不大,也很难做久。中小企业在管理战略规划、管理提升、企业文化、人才培养方面必须舍得花钱,很多老板在自己身上花钱很大方,但在管理方面花钱很小气,这样的老板难成大事。
   由于互联网与IT技术的突飞猛进,实际上对很多传统的产业都发生了巨大的影响。比如,传统煤炭运销行业出现了供应链整合的概念、传统电视报纸等大众媒介被互联网公司取代、传统的超市大量被淘宝、凡客诚品等新型渠道所取代,如果我们很多传统行业里的企业家不知道运用新媒体、新技术,是抓不住时代下一次机遇的。
   另外,小企业也可以组成策略联盟,共享客户资源,但我的观点一直都是,企业像过去那种靠压缩员工成本来求发展的年代可能要过去了,必须在技术与管理上有创新,否则很难发展起来。 不管是惠普,还是索尼、三星,这些企业都是从很小的企业发展起来的,都颇有传奇色彩,但有一点可以肯定,一个有理想的企业,必须在技术、战略、文化、管理上同时努力。
   如果说改革开放30年中国经济靠的是用粗放式、低成本的策略占领了市场,那么未来30年,中国经济必然要从粗放型要集约型转变,成本优势将不复存在,中国企业必须也要走出去占领国际市场,所以说,必须走技术与管理提升之路。在这个过程中,一批拥有技术、管理与人才的中小企业发挥的作用将是巨大的,他们代表中中国经济最具活力与创造力的那部分精髓,他们成为世界五百强将更具代表性。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湘水之珠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szz.net/gq/4141.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