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水之珠 国企 为什么火车路过一些落破的小站也会有工作人员站在那里?

为什么火车路过一些落破的小站也会有工作人员站在那里?

中国的铁路系统星罗棋布,遍佈在全国各地的所有地方,铁路网四通八达,纵横交错,繁忙干线,特别繁忙干线,主干线,干线,支线,承载着铁路运输的飞速发展,火车站也分特级火车站,大站,中站,小站。

小站是列车交会,待避的重要场所,为了列车运行安全,列车在进站前,车站助理值班员就要站在规定的位置接送列车,观察列车的走行状态,货物的装载状态,旅客列车的外观有无危及行车及人身安全的因素,确认列车运行安全的完整,当发现有危及行车及人身安全情况时,会第一时间拦停列车,所以这名工作人员是狠重要的。

他们会24小时值班,迎来送往着从小站经过的一趟趟火车,这是他们的工作职责,他们是铁路事业不可缺少的一环。

生产队时期,如果有懒汉不愿出工怎么办?

过去不出工是不可能的,不出工就没有工分,也就分不到工分粮,那也只能吃低标准的基本粮了,但还得付口粮款,要付口粮款也得勤快点去找钱才行,不然就成了后来说集体吃不饱饭的那些人。在当时社会大环境的影响下,一个能劳动而不参加劳动的人没有,或者说是个别。

现在说生产队时期是吃大锅饭,出工不出力,养懒汉,因此就全盘否认集体化,非要分田单干才能调动提高劳动积极性才吃饱了饭的人,实际上绝大多数就是在集体化时搞投机耍滑,偷懒取巧,干活磨洋工,专门占集体便宜的自私小人,因为他们一是对集体没感情,二是极端自私自利。

在六七十年代,我就是生产队中的一个普通社员。一九六二年我才十五岁时,那年国家大办农业、以粮为纲,部分中学停办,工厂精减,不少的人到农村参加生产队务农,其中还有不少人是自愿辞职下农村,从那年起,我与生产队正式打上了交道。

一九七一年我被组织推荐在本地方参了工作,因家属在务农,所以我一直住在农村,生活在农村。由于生产劳动上我是内行,劳力又好,每逢星期天或节假日还代替家属参加到生产劳动中去,让家属在家专心忙一下家务,所以农村生产生活的点点滴滴以及对农村、对农民太了解、太清楚不过了。

在生产劳动中,实行每天点名记工分制度,迟到早退要扣工分,中途离开要少工分,干活耍滑做得不好、操作不到位,一经发现要扣分;每个劳动者都在队长、会计、记工员等及全体社员的相互监督之中,除个别灵活性比较大、无人看到以外的情况外,都是在数十人的集体之中劳动。

比如栽秋、割谷、锄地等等,虽然嘴上说说笑笑,甚至是讲故事、唱歌,有的甚至是对点小话吵吵嘴,但手上,肩上,腿上却是你追我赶,不甘落后,并且手脚快的、劳动力强的还时时自觉地把慢的、弱的扶持起一道前行。但在评工分上他们不因此而不争分,相互间工分的差距不是很大也是事实。在劳动中的不怕吃亏,互相帮助,这样好的人情环境,后来怎么就说成了吃大锅、出工不出力养懒汉了呢?

后来集体解散了,分田单干了,集体化的社员们都扮演了各顾各、各奔前程的角色。过去曾被集体化捆绑的手脚,被彻底解脱了、自由了。照说应该是干劲冲天大干怏上,农村将出现一个翻天覆地的展新局面,却后来呢?在开始仍还上交公粮的那些年,还免免强强,保持着一定的积极性。但后来公粮免了,过去叫嚷着吃不饱饭的人也吃饱了。这满足了吗?没有,有不少的人又借种地不挣钱换角色了,分得的承包责任地,如今既不包产,也无责任了。说过去集体化时是出工不出力,看现在有许多单干户们是既不出工,也不出力了。

我就想问问,除了外岀挣钱无奈抛荒以外,其他既不好好种地又要政府救助扶贫,自己却东摇西晃的那些人,算不算是懒汉?是过去的懒汉多,还是现实间的懒汉多?

生产队时期,懒汉很多,但不出工的很少。因为不出工,生产队长不允许,社员有意见,他家庭的其他成员也督促他。

但出工不出力的就太多了,因为干多干少都记一样的工分。你给他记少了他会和你干仗,生产队干部也不愿太得罪人。

我参加过生产队的劳动,对这种人很了解。比如说推粪,人家都上满粪篓,他只上半篓;挑水插地瓜芽,他带两个小破筲;刨地瓜、花生,为了赶趟,刨出来的不如落在土里的多。那时候生产队劳动效益低,粮食不够吃的,坏就坏在这部分人手里。

生产队时期的懒汉分两种。

一种是真懒,况且一懒懒一窝。父亲懒,儿女也懒,好像有遗传性一样。这样的懒人土地承包后基本没走上富路。个别的另辟蹊径,经商啥的也有发个小财的。

另一种是心眼坏,这样的懒汉占多数。这种人在集体劳动中爰耍心眼,吃饭吃自己的,干活是大家的。下多了力吃饭多还累坏了自己,不值当。

所以有句话说生产队劳动养懒人,分田到户治懒人,是很有道理的。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湘水之珠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szz.net/gq/27337.html
返回顶部